徐志摩

我死了的時候,親愛的,別為我唱悲傷的歌;  
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,也無須濃蔭的柏樹:  
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淋著雨,也沾著露珠;
假如你願意,請記著我,要是你甘心忘了我。
我再不見地面的青蔭,覺不到雨露的甜蜜;
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,陽光不升起,也不消翳;  
我也許,也許我記得你,我也許,我也許忘記。  




我走在兩排高大的緬梔子樹之間
陽光撒下 畫了一幅樹影交錯圖
潔白的落花 零落的躺在青草地
白色圍牆把呼呼的車聲隔絕在外

這樣的長眠之地,不錯吧?
緬梔子樹下,竪立著一個個超過兩百年的墓碑。靜靜的躺在這裡的亡魂,包括檳榔嶼的開埠者萊特上校。
這是檳城紅毛路的萊特基督墓園,英殖民時期留下來,一個俱有歷史價值的墓園。

Comments

想到张艾嘉唱的“歌” 。。。。
小河 said…
≪歌≫ 除了张艾嘉的版本,也有罗大佑的版本,都很好听。 (^_^)

Popular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