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, 2010的文章

升旗山

圖片
年初六又是一个早起的清晨,这一回是为了爬山。
老姐帮小外甥换好了衣服,他努力睁开一双小眼睛,不解的问:“妈咪啊..... 爬山罢了嘛..... 为什么要这样早醒咧.....?”半梦半醒的他,动作慢半拍、说话也慢半拍。
我帮老姐回答他:“我们去爬升旗山哪,很远的啊~我们还要去载阿雯和恩,还要过大桥,还要爬很久..... 升旗山很高,要很久才可以爬到山顶的啊。”
升旗山在槟岛,当我们跨越海峡来到山脚下- 植物园时,已经是早上九点。要登上升旗山,可以走山林间的山路(入口距离植物园约300米),或者较宽阔的泊油路。老姐和我都曾经走过那里的山路,可是那已经是10多年前的事了,而且山中有岔路,万一走错就糟糕了。这次带着小瓜,我们不敢冒险,选择了泊油路,人口处就在植物园的停车场左边。









前面一段路,有一些年轻力壮的男女骑越野脚车。上山的骑士们,出尽吃奶之力往上踩,洒着大颗大颗的汗水,下山的单车却轻轻松松的飞驰而下,就像老人家常说的:先苦后甜。偶尔也有吉普车越过我们,它们多数是山上酒店提供的载客服务。 我太久没有爬升旗山了,久到忘了泊油路有多陡峭,忘了路途有多远。途中有些转弯处呈45度陡险,这条路对小瓜来说是又闷又累,他们一直嚷: “要到了没有?” “要到了。” 看到没完没了的S形路,我们还是问“要到了没有?” “要到了。”我没有别的答案了。 “要到了没有?” “到了,到了!到半山了。” 好不容易才挨到半山的凉亭,隔了10多年,亭子依旧在,而且现在还有一位老伯负责煲水、泡茶、冲咖啡,还有一大桶饼干,这里不是咖啡店,收费是随意乐捐的。我添了一些白开水,哇!清凉的山水喝出甜味来了。凉亭建在山边,凉风阵阵,在这里休息舒服极了,此处有个温度计,原来气温只有26度摄氏。


休息过后,我们继续登高。 “你们看,红色的叶子!”我尽量发掘一些有趣的东西。 “看!那边有猴子。”“猴子妈妈抱着baby.”  “可爱咯~” “看树上!小松鼠在跳来跳去。”“快点看!牠准备跳过去了。” “哇~跳这样远,牠很厉害咯!” “那里有大蚂蚁。” “这里有很多小黄花。”“那里也有野花。”



后来我们发现一丛三叶草,小瓜努力寻找代表四片叶子的幸运草..... 。 老姐说:“你们不要傻啦!十万棵里才有一棵四叶的,那里有这样容易找到?你们爬到山顶的话,我带你们去吃KFC!” 恩:“真的吗?大姑不要骗人。”老姐认为炸鸡对健康…

孟光水坝之晨

圖片
我们体内的好玩因子,可能是家族遗传,平时喜欢赖床,不情愿起床上学的小瓜,在假日时却心甘情愿的起个大清早去玩。年初五,天空出现鱼肚白之前,三个大人与三个小瓜挤进我的小白,摸黑出门去!
小白驶向大山脚,来到我们熟悉的孟光水坝,打开车门,迎来清凉的微风,精神一振,睡虫都跑光了!偌大的停车场,泊了不少车子,看来大家在农历新年期间,也不忘晨运。我一向来喜欢这里的优美景色,那天我带着傻瓜相机,拍下了霎那间的旭日。牺牲了一点睡眠时间,换来美景如斯,也算值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孟光水坝是槟州最大的水坝,蓄水量2,350万立方米,水坝建于1982至1984年之间,1985年正式开幕。它位于大山脚(Bukit Mertajam)北部,离市中心约4-5公里。

年初二游太平

圖片
拿起月历,有些无奈的翻到三月份那面,....我最喜欢的二月已结束了。
小时候,我很期待二月,因为喜欢二月有农历新年,有得吃、有得玩,又有红包收。而且,我的生日也在二月份,尽管那时候家境不太好,没有礼物收,只要妈妈为我煮几粒红鸡蛋,就可以让我高兴一整天了。 踏入社会工作后,我还是喜欢二月,因为它只有28(或29天),工作天少了,我们还是领一样的薪水,若生意好的话,公司还会派花红呢!




今年的二月份,我难得有10天的农历新年假期,除了一些老朋友聚会外,我多数时间都陪小瓜们趴趴走。年初二,我们来到太平,由于途中塞车,我们四点多才抵达博物馆,博物馆五点便关门,而且部分建筑进行装修,禁止参观。不过没关系,那天的主角是太平湖。

太平湖是我国最古老的湖滨公园,由10个湖泊组成,它们原本是开采后的矿湖,经过美化后,那里拥有很迷人的湖光山色。

















傍晚时分,热辣辣的太阳渐渐西下时,蓝天白云映在湖中心。如此清澈的倒影,让人差点分不出哪个是真的,哪个是倒影。